一只鸭

大概是只肥鸭了

画风好像不太对

嗯,幼儿园风格╮( ̄▽ ̄"")╭

他是你的捧场王呀:

莫名我就喜欢你
深深地爱上你
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
你知道我在等你吗

清姬美炸:-)我要抱回家,想写个清姬的本子

名曰子狐:

爱她!

元旦快乐~

(最近搬家错过了好多日子qaq )

交织的羽翼

(一)

清晨的阳光洒在黑夜山下的小村庄上,这里的人们刚刚开始活动,其中不少正聚集在食铺喝着早茶。

“注意到了嘛,最近好像很多外人都来了我们这个小村子,我看这山上是发生了什么事”,一位喝着油茶的食客向一旁的同伴说道。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这些人可都是猎人”,一旁的同伴兴奋地说道,“他们啊,是去山上找那种长着金羽毛的以津真天,这种鸟可是很久没被发现了,这猎人们都找疯了。”

“嘿嘿,其实事情没这么简单”,又一位食客插话道。

这位食客的话激起了周围人的好奇,纷纷向他打听事情的真相。

食客见旁人来了兴趣便故意喝起茶吊着大家的胃口。

“行了,你快说吧”,一身猎户装备的男人叫来了一壶新井和几碟小菜,焦急地催促道。

食客这才将茶杯放下,面色严肃地说道,“如果真是为了抓以津真天,才不会被这么多人知道消息。我听说,不少上山找那金羽毛的猎人,都惨死在山上。”

“那么多猎人在,都死了么?”

“是啊,”食客心有余悸地说道,“我路过山前时刚好看见了其中一些人的尸体,那些人身上没有一点外伤,但无一例外,都双手溃烂,七窍留着乌血暴毙,这种邪门的死法,绝对不是见人就逃的以津真天做的。我看这山上,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”

周围食客包括方才那名猎户听完,都露出不寒而栗的表情。而没人注意到的角落,一位全身裹在蓑衣里的黑衣剑客却起身悄然离去,那正是一直保护以津真天的姑获鸟,而她离开的方向,正是食客们方才讨论的黑夜山。


(二)

数日前。


“我说过了,不要跟着我”,鸩看着一直悄悄跟在自己身后的以津真天,娇俏的脸上露出愠怒的表情。


“可是,你之前为了帮我,不是受伤了嘛”,以津真天似乎相当自责地说,“都怪我连累了你,那些陷阱应该都是冲着我设置的”,这样说着,以津真天紧张地攥紧手中的野果想走上前,“这些水果,都很好吃,可以疗伤,请,请用。”


“不要靠近我”,面对以津真天的好意,鸩表现的极为惊恐,连退数步,厉声喝道,“想我杀了你吗?跟屁虫!”
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,明明是实力相当的妖怪,以津真天面对呵斥显得极为胆怯,几片羽毛伴随着身体的颤抖轻轻飘落。


真是蠢笨的家伙,明明就是因为她跟着,麻烦才会不断,可完全不管她的话,肯定又会被贪婪的人类伤害,鸩在心里暗暗权衡,转身对以津真天说道,“我受了伤,暂且要在黑夜山上养伤,你要跟着就跟着吧,但是记着,再随便靠近我,一定杀了你哦。”


“好,好的,我会好好记住的”,鸩闻罢便直直赶路,也就没注意到以津真天一直低着的脸上难掩的喜悦。


(三)

时间在鸩的疗伤和抵御猎人中一天天过去。

“鸩,那些羽毛好厉害,那几个人类都中招了。”

......

“鸩,人类都不敢上山了,我们是不是安全了?”

......

“鸩,你的伤好点了吗?”

......

“鸩,鸩,人类突然开始聚集了,那些羽毛好像拦不住他们了。”

......

“鸩!你又受伤了吗?我,我也要战斗!”

“闭嘴,别碍事。”

......

“鸩,这些血...”

“别过来!”

......

“鸩,我不会进去的,这些吃的我放在洞口了。”

......


(四)

已经多少天了呢,人类真是执着,杀了一批,马上又会来另外一群,仿佛无穷无尽一样,这就是人类吗?


那么就凭我,还能坚持多久呢?这样的话,那孩子就...


看着以津真天堆在洞口的山鸡野果,鸩露出苦笑。


“那个笨蛋,我们一族,可是靠吞食其它毒物获得力量而独活的阴暗妖怪,这些东西,吃不了呢。”


“不过,黑夜山上的毒虫毒草,已经很难找到了,看来,人类已经知晓我的存在,开始针对我的弱点了,我也到极限了呢。”


“啊呀,果然,人类的欲望才是最可怕的妖怪,我又是为什么要惹上这麻烦呢?对了,是因为那孩子。”


鸩一直木然的脸上因回忆露出挣扎之色,在鸩一族生活的地方,其他的生物见之色变,因为我们一族有着剧毒的羽毛,人类也好,妖怪也好,大家对我们满是恐惧,把我们当作死亡的象征。而以津真天,真是讽刺,明明都是差不多的妖怪,就因为她们的羽毛,因为她们的黄金羽,人人都想得到她们,人人都对她们契而不舍。


真不公平,所以看见那孩子掉进陷阱,我才想要留下她,想知道她们究竟有什么魅力,想知道她和我究竟有什么不同。


(五)

山林间,以津真天正和一群人对峙着。


妖怪少女在生命里第一次,直面对峙着对自己满含欲望的人类。


“头儿,那个真的是以津真天吗,以津真天不是根本不敢接触人类吗?”


“错不了,鸩那臭娘们儿,上次被我们打伤,周围的毒物也被我们清光了,怕是伤的动不了了。”


“而且,那种金色光泽的羽毛,绝对就是传说中的黄金羽”,领头的光头男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,赤裸裸地盯着以津真天。


这就是人类吗,真是可怕的脸,可怕的目光,可怕的气息,鸩姐姐一直以来,就是在和这样的存在战斗吗?那么,我也不能退缩,这次要换我保护她!


“动手!”光头男一声下令,按耐不住的人群纷纷行动。


“怎么搞的,这个以津真天,这么难缠,难道不是很弱的妖怪嘛。”


“该死,绳索根本困不住她!头儿,快想办法啊!”


“切,都给我上,以津真天的体力爆发不了多久,我们这么多人,把她耗到力尽就给我活捉了,活的以津真天,才能源源不断的产出黄金羽毛,到时候卖出去的钱,咱们兄弟伙平分!”


欲望驱使下,人类一点点消磨着以津真天的力量。以津真天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。


“嘿嘿,臭妖怪你就认命吧,等把你拿下,我们很快就会捉了那个放毒的臭娘们儿,她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,我们会好好折磨她的,哈哈哈哈。”人群中的一个猥琐男子奸笑道。


不,绝不能让他们抓到鸩姐姐,绝对不能。


以津真天凭着最后一股劲,射出尖利的羽箭逼退身边的人,利爪直逼方才说话的男子。


猥琐男眼见那尖爪直接向着自己,顿时慌了神,按下了手中原本一直未动的猎弩板机,烈失没有阻隔,直接穿过了少女的单薄的胸膛。


一直战斗着的少女,倒下了。


“不!!!!!!”痛苦的呐喊从两个方向传来。


一方是领头的光头男,他一箭射死已经呆若木鸡的猥琐男,怒吼道,“我说了,以津真天要抓活的!”


另一方,是蹒跚赶来的鸩,少女望着地上的以津真天,一直收敛情绪的脸因痛苦而扭曲着。 


为什么,明明是个胆小鬼,为什么?


听着少女虚弱地说着“对不起,我太没用了,快逃”,一如既往的满是歉意的语气。


然而鸩只能站在一旁,无助地看着血泊之中的伤痕累累的少女。


不能,不能扶起她,不能抱着她飞走,我碰到她,她瞬间就会死。


“对不起,以津真天,对不起,我拯救不了你。”这是看着以津真天死去的鸩,喃喃的唯一一句话。


毒羽四射,杀光这些人,这是鸩仅存的念头,然而虚弱的身体,已射不出多少羽毛,反到被人类的暗箭射中。


鸩也倒在了血泊中,看着身前已经死去的以津真天,鸩缓缓伸出了手摸着以津真天的翅膀。


“啊,难怪人们趋之若鹜,多么美的羽毛啊。”


......



(六)

姑获鸟赶到黑夜山上时,看到的是一幅人间炼狱般的景象。


人们为了黄金羽毛的归属已厮杀殆尽,杀光所有人活下来的光头男早已癫狂,他痴笑着踹开鸩的尸体,尖叫道,“黄金羽毛是我的,是我的,是我的!”却发现他朝思暮想的黄金羽毛早已和鸩的毒羽混合在一起,只能看而不能拿。


“不!为什么会这样?不!!!”


“伞剑!”姑获鸟结果了眼前已经疯掉的男人。


“还是来晚了啊,小天,还有,鸩吗,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”,这样说着姑获鸟攥紧了手中的剑,“残害我孩子们的人类,我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。”


未完待续




阴阳师之妇仇者联盟

(心血来潮写的搞笑番外,捂脸,看着玩吧,嘎嘎嘎。)




金鱼姬:妖怪女子会第二期,辉夜姬我找来了三个新成员哦。

辉夜姬:是…是嘛,是这三位嘛。

丑时之女:我要给该死的男人们下咒。

络新妇:我要吃光所有的男人。

清姬:我要杀光天下的负心汉。

辉夜姬:咦(惊恐状),这样,我想不太好吧。

金鱼姬:啊,啊,这几个疯狂的家伙。

络新妇: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你们两个小孩子,长大了就懂了。

清姬:没错,男人最擅长的就是背叛和谎言,我绝饶不了他们。

丑时之女:诅咒,诅咒,诅咒,哈哈哈哈哈。

金鱼姬:啊,真是的,你们把男人都杀了的话,我还怎么征服世界嘛!

络新妇:啊咧啊咧,金鱼姬你为什么非要征服世界呢?

金鱼姬:因为,因为,我要给荒川之主那个家伙好看,竟然敢小看我金鱼姬,我,我一定要证明比他更厉害才行!

络新妇:是嘛,小金鱼你,也是为男人而烦恼嘛,吼吼吼,人小鬼大。

清姬:(吐出一口烟)为爱所困呢。

金鱼姬:(神情激动)才不是呢,我怎么可能是为了那家伙,我,我是为了打败他,成为河流的新主人讷,哼!

络新妇:吼吼,嘴硬的孩子。

金鱼姬:可恶,我才不是小孩!(挥手召唤出金鱼)我是要征服荒川的金鱼姬大人!

络新妇:好了好了,你的决心我已经明白了,那么,就让我们几个联合起来,把包括那个荒川之主在内的所有家伙,都消灭掉吧,哈哈哈。

金鱼姬:你只是想吃掉吧。

络新妇:啊咧,我暴露了嘛。

金鱼姬:不管了,有我们几个的力量,一定可以征服世界,现在出发去把烟烟罗也找来吧,她好像和她弟弟去找那个安倍晴明了。

络新妇:那就先从那个安倍晴明吃起,啊不,先征服他吧,吼吼吼。

金鱼姬:出发出发,金鱼姬大人要来征服你们了。

辉夜姬:(看向身旁的丑时之女)啊,这样,总感觉不太好呢。

丑时之女:诅咒,诅咒,诅咒×N

辉夜姬:(无奈道)啊,只能祈祷那个叫安倍晴明的人,能躲好不被发现了。




图片侵删,未完待续……